[field:fulltitle/]

科技之窗 > 互联网 > 正文

《自然》子刊:极端反对转基因者知道得最少,自以为懂得最多
2019-01-30 09:26  [db:来源]    我要投搞

支持还是反对转基因食品?

一项研究发现,一个人“反转”的态度越极端,通常其科学素养也越低,但却自认为自己的知识水平很高。

这项名为《极端“反转群体”知道得最少,但以为他们懂得最多》的研究,由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共同完成,相关成果近日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Nature Human Behaviour)上。

《自然-人类行为》于2017年1月上线,属于顶级学术期刊《自然》杂志旗下的子刊,致力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领域对人类行为进行的顶尖的研究。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科罗拉多大学研究员菲利普·费尔巴赫曾在其2017年参与合著的书(《知识的错觉:为什么我们从未独立思考》,The Knowledge Illusion)中提到:“这是极端主义心理学的一部分。要坚持一些反科学共识的观点,首先你必须保证缺乏一定的知识。”

通过对两项调查中超过2500名受访者的调查结果进行分析,研究人员发现,那些最极端的反转人士,对科学知之甚少,但认为他们知道得最多。人们对知识的错觉可能助长了更广泛人群对转基因食品的反对。

研究中的第一项调查,抽样了美国国内的1000名成年人。受访者首先被问及他们对转基因食品的反对程度和担忧程度。值得注意的是,90.82%的受访者表达了对转基因食品不同程度的反对,93.01%的受访者表达了不同程度的担忧。接下来,受访者陈述了他们对转基因食品的理解,以作为“主观认为的知识水平”的衡量标准。最后,受访者需要完成一项由是非题组成的科学素养测试,以客观地衡量他们的知识水平。

研究使用的科学素养测试综合了来自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和欧洲调查(Eurobameter)等使用的测试题,其中包括的问题有:“电子比原子小”、“普通番茄没有基因,而转基因番茄有”等等。

结果显示,一个人客观的知识水平和主观认为自己的知识水平的差异,与一个人“反转”态度的极端程度,在统计结果上呈显著的相关性。假设“反转”的极端程度范围为0-7(0为完全不反对,7为非常反对),“反转”程度在4.77以下的时候,在统计上可以发现,客观的知识水平与一个人主观判断的知识水平是明显相一致的。但当一个人“反转”的极端程度为峰值7的时候,客观的知识水平与这个人主观判断自己的知识水平存在显著的不一致。研究结果表明,在转基因问题上,对于极端主义者而言,知道得越少,越认为自己懂得越多。

插图1:不同“反转”极端程度的人群,对应科学素养与自我评价的关系。极端程度为最大值7的以半虚线表示,极端程度为4.5的以实线表示,极端程度为2的以虚线表示。阴影部分代表95%的置信区间。

与转基因问题不同的事实,在是否认同气候变化的问题上,人们的认知主要受政治立场的影响。从统计结果来看,更多的保守主义者比自由主义者反对这项科学共识。

第二项调查以美国、法国和德国三个国家作为样本,独立于第一项调查,但采用了与第一项调查同样的抽样方式,选出了540名美国人、500名法国人和519名德国人进行调查。最终结果与第一项调查的结果基本一致。其中一个在统计上显著的结果是:随着“反转”态度的更极端,一个人主观评价自己知识水平更高,此时个人主观的认知和客观结果之间的差距就变大了。然而,在美国,一个人“反转”态度越极端,他客观的知识水平就越低。在欧洲国家,这一结论并不显著。

关键词: [db:TAG标签](1948)

责任编辑:[db: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