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fulltitle/]

科技之窗 > 互联网 > 正文

苹果爆雷冲击代工厂:工人上四天班、不加班拿底薪、梦想一地鸡毛
2019-01-07 14:09  [db:来源]    我要投搞

划重点:

  • 1昌硕位于上海火箭村,是苹果全球的第二大代工厂,有6万工人,每月极限产能达到500万部苹果产品。
  • 2数月之前,苹果风光地登上了万亿美元市值,包括生产线的工人也都预测XR将大卖,但等来的却是昌硕的产能收缩。
  • 3有工人表示,他们已经开始做四休三,拿2600元的底薪。工人开始揣测突然拆生产线的原因:“XR卖不动了吧,苹果不行了。”
  • 4去年年底恐慌感越来越弥漫开来。昌硕位于上海的五个工厂,大部分都已无班可加,有些产线几乎停滞,工人开始“自离”。
  • 5中介把工厂给的招募费分成两份,一份自己赚,一份发放给工人。很多工人只拿到允诺返费的一半,有些拿到三分之一,甚至有工人已经被中介拉黑,拿不到一分钱。

文/《财经》记者 陈潇潇 编辑/谢丽容

向组长讨回那120元之前,王希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他遇上了昌硕近年来最大的产能收缩。两个月前,这个仅次于富士康的第二大苹果代工厂,因苹果砍单,陆续拆掉了iPhoneXR的产线。

像许多产线工人一样,之前他还讲着要改变命运的奋斗故事,他笃信流水线只是人生的必经之路,一有时间就用盗版软件学习编程。他的梦想是成为手机设计师。

现在,他和他的工友开始无班可加,一些人已经离开工厂。

事情其实早有征兆。两个月前起,苹果股价暴跌6%,市值蒸发700亿美元。2019年1月3日,苹果CEO库克写给投资者的公开信坐实了苹果下滑的趋势。库克预计,2019年第一财季,受大中华区的iPhone、Mac和iPad销售下滑影响,苹果的大部分营收都不及预期,大中华区营收下降额超过苹果营收下降的总额,史无前例。公开信后一天,1月4日,苹果股价又暴跌近10%。

昌硕是苹果全球的第二大代工厂,位于上海火箭村,周边习惯称之为“苹果村”,有6万工人,是苹果第一大代工厂富士康郑州的四分之一。后者的25万工人月产能可达1500万部,和硕(昌硕母公司)并未公布产能情况,但《财经》记者从相关人士处得知,昌硕每月极限产能达到500万部。

王希和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三个月前,苹果还风光地登上了万亿美元市值。所有人都预测XR将大卖,不管是产线工人,还是华尔街的金融精英。

有人预计,昌硕的产能收缩很有可能将是长期的,王希恐怕没有太多时间考虑梦想了。

王希的上一份工作,是在距离昌硕不远的上海郊区工业园里生产麻将机和卫浴产品。中国走的是一条跟日韩都不同的制造业路径,既加工600美元的iPhone,也生产五花八门的廉价产品。它们的产线工人通常是同一拨人,来来回回转换。

一部iPhone要经700人的手,400个制造工序,是普通手机的十倍。把手机放进仪器,测试一分钟,显示通过,再拿出来。流程智能化改造之前,完成这几个动作就是王希的工作,比做麻将机还要简单。

“螺丝钉”,外界是这样称呼产线工人的。跟很多工人一样,王希很反感,他认为他真正的事业目标是手机设计师,微信名字叫“不一样的点”。

最接近梦想的时刻是在深圳,他在一家手机代工公司深圳亿通做主板焊接。去了三个月,就给老板陈伟荣写信,A4纸手写一整页。跟那些有学历的人一样,他获得了跟产品经理半小时的约见。对方问他要设计方案,他没给,怕想法被偷了。

关键词: [db:TAG标签](1761)

责任编辑:[db: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