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fulltitle/]

科技之窗 > 互联网 > 正文

记不住的跨年演讲,消不去的知识焦虑
2019-01-03 12:21  [db:来源]    我要投搞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原创

记者 / 薛星星 唐亚华 张姝欣 蔡浩爽 闫丽娇 黎明 万珮

编辑 / 苏琦

看跨年演讲,来一场思想跨年,已经成为现在不少互联网从业者时兴的跨年方式。

自从2015年罗振宇举办第一场《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以来,短短4年时间,这种方式随着知识付费的浪潮大范围地流行开来。

据不完全统计,仅本次跨年,至少就有5家平台举办跨年演讲。跨年秀场这个从来都是娱乐明星们的舞台,开始成为知识精英们的主战场。

但并非所有人都为这场“知识盛宴”买单。“把知音改一改放在互联网上。”一位早期投资人评价。网上甚至有人调侃,“中年人看跨年演讲,就像老年人买保健品一样”。

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集中采访了40位创业者及投资人,其中有近半数表示没有观看任何一家的跨年演讲,“看跨年演讲还不如看乡村爱情故事”,一位投资人调侃道。“我们做天使投资的,如果还需要通过跨年演讲才能看到某个趋势,那就已经相当不赶趟了。”另一位投资人说。

另有少部分人士阅读了文字版总结,针对跨年演讲面向的受众群体,他们的答案五花八门,有的说是高级知识分子,也有人说读书较少的人,而创业者、互联网从业者、中年危机群体、知识焦虑症患者、新经济公司的年轻人等,是大部分人一致划分出的范围。

不少采访对象赞同“中年人看跨年演讲等同于老年人购买保健品”的说法,“小朋友看芒果台,老年人看CCTV7 ,我觉得没有什么本质区别,都是安慰剂,有没有用,主要看自己有所得即可。”一位创业者说。

一位投资人则表示:“很多人觉得跨年演讲让自己收获了很多知识,能够给未来带来帮助,但其实并不能转化,看时觉得有道理,然后就没了。”

“总比过年就送脑白金好吧?”一位创业者不认可,他觉得演讲本身还是有意义的。

某投资从业者:

无论是罗胖还是权健,贩卖的都是“满足感”

我边做家务边听了二十分钟的罗胖演讲,收获了几个现在已经记不住的新名词,仔细回想一下好像印象最深的是东风日产新天籁。因为2019年想换车,所以听到新车的广告还是会上心一下。

我一开始还换着台看了几个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均不超过一首歌的时间),后来觉得现在的明星我要么不认识,要么都是因为负面新闻认识(我的错),就干脆打开罗胖的演讲当相声听了。

所以我估计年轻人还是以看演唱会为主,演讲的主要受众应该是中年焦虑症患者、赞助商和铁粉三类人群,我以这个顺序排列,是因为我觉得人数依次递减。

关于“中年人看跨年演讲,就像老年人买保健品”这个说法,我觉得非常有道理。无论是罗胖还是权健,贩卖的都是“满足感”,并不是真正的“知识”或者“健康”,而是“我正在努力”的自我满足感。

因为听演讲获取“知识”不需要关掉手机,不需要挑灯夜读;买保健品获取“健康”不需要饮食不需要运动。只要舒舒服服坐着或者花钱,就可以又涨知识又变健康,这种满足感来得何其简单。

关键词: [db:TAG标签](1758)

责任编辑:[db: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