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fulltitle/]

科技之窗 > 互联网 > 正文

比特币十年“矿场”调查:暴利已成往事,矿主亏到肝疼
2018-11-01 18:57  [db:来源]    我要投搞

10月31日,位于川西高原深山里依河而建的比特币“矿场”,成排的工业排风扇是其标志。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胡磊

“天府之国”、“熊猫之乡”、“美食天堂”,四川自古以来有很多别称,但近几年还多了一个新的别称——“世界矿都”。“世界矿都”里面的“矿”,是2008年11月1日开始挖掘虚拟货币比特币。

从2008年到2018年的十年间,一枚比特币的价格经历了从一文不值到最高价值近2万美元(约13万元人民币)再到现在的约6400美元,比特币价格变化的背后,更是一盘全球参与的挖矿大战。

在大多数公众的眼中,以万计价的比特币是个暴利行业,上了比特币这条船就等于走上了致富路。

10月底,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在川西高原采访“矿场”时,业内人士坦言,“挖矿”不仅面临政府部门变动的监管政策,同时现在因币价大幅度走低,“矿主们”都是处于亏损的状态,“一台矿机每月平均亏40块,一个机房一万台矿机每月就亏40万元人民币”。

10月31日,位于川西高原深山里的一家水电站,这里生产的电直接输送给附近的比特币“矿场”。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胡磊

“挖矿人”: 不是年轻人过的生活

据外国媒体统计,全球约有70%的比特币产自于中国,中国大多数比特币产自四川境内——丰富的水电资源和良好的气候条件,挖矿成本低于全球大多数地区,四川的“世界矿都”称号由此而来。

从成都出发,经历高速公路、省道、县道以及无名村道之后,10月底,上游新闻记者来到了川西高原大山深处的一处水电站,神秘的比特币“矿场”就在电站旁边的一处板房里。

石磊(化名)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来川西高原前,在重庆老家的网吧当网管,对于一些基本的网络知识还算是了解。

2016年7月,一位亲戚突然找到石磊,说在川西高原上的电站里承包了一个计算机机房,缺一个网管,想请他上去帮忙,工资待遇绝对比网管好。

“工资不低,吃住全包,老板还是亲戚,肯定不会骗我”。就这样,石磊来到了这个电站里面的机房。石磊到了之后才发现,这个机房就是已经很火的比特币“矿场”。

石磊工作的“矿场”紧挨水电站而建,这里没有城市中的喧嚣,每天都有蓝天雪山作伴,就是太寂寞了。从矿场开车到最近的镇上,需要40分钟。

石磊每天工作后常在板房宿舍休息,吃的也只有食堂里的重口味料理,每天的生活就是伺候好“矿机”:用电动吹风机给矿机清灰,及时处理因为高温或者其他原因跳线的矿机,维护机房的稳定运行等。按照规定,“矿工”们每隔1小时就要对机房进行一次巡逻,昼夜不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规律而又枯燥,“有点后悔来这里了,不是年轻人过的生活,有钱都没地方用”。

石磊通俗解释“挖矿”和“矿场”概念说,挖矿是获取比特币的方式,用于赚取比特币的电脑被称为挖矿机,后来“挖矿”规模化运营之后,这些电脑简化成了装有风扇的盒子一样的“四不像”,这类“四不像”有专业的挖矿芯片,耗电量很大。随着“挖矿人”和“挖矿”成本的增加,专业的“挖矿人”一般会组织专业的“挖矿”团队,对机器进行规模化、集约化的维护,以提高生产效率,使用专业的计算机、专门的维护人员以及专用的场地进行“挖矿”,这种场地就是 “矿场”。

关键词: [db:TAG标签](1672)

责任编辑:[db:作者]